孙永安:走遍西藏的多个角落,一个人的背后是整个团队

最美人物 来源:央视网 2019-7-17 第1039期 A-A+

央视网消息:“这里有没有不舒服,这里呢?胳膊还麻吗?”质朴的圆脸,高大的身材,孙永安脸上常带笑容,他跟患者交流时语速适中、态度温和,许多患者和家属都愿意跟他唠家常。孙永安是北京大学第一医院神经内科主任医师,也是中国老年保健协会阿尔茨海默病分会副主任委员兼秘书长。

0

让藏区的百姓生活得更踏实

当孙永安站在海拔5000米的珠峰脚下,手持鲜红的党旗,在蓝天白雪的见证下,重温入党誓词的时候,他想起了第一次进藏时的情景。 

2016年6月,孙永安作为北京大学第一医院神经科党支部书记,进藏参与西藏自治区人民医院神经科和西藏自治区神经病学学会的筹备工作,并看望参加第一批“组团式”援藏医疗队的科室成员孙葳大夫。 

孙永安没有想到,这次的初相遇,让他从此和西藏、和自治区人民医院神经科,结下了不解之缘。

在短短三四天的时间里,孙永安还参与了查房、学术讲座和科研交流。正是这段经历,让他近距离地感受到了高原的医疗现状与内地的巨大差距,产生了为当地的医疗卫生事业做一点贡献的想法。 

彼时,西藏自治区人民医院神经科刚刚在援藏专家的帮助下,从内科系统中分离出来独立建科。这个年轻的科室缺少专门的神经科大夫、病种单一、设备落后,因此也留不住病人。

2017年7月,当孙永安作为第三批“组团式”援藏医疗队员进藏的时候,已经到了科室发展的第三个年头。“前两年的主要工作是打基础和强化,第三年就需要拓展了。我希望能让神经科在当地有一定的影响力,成为一个兜底的地方,让病人不用再转到其他医院。”对此,孙永安有着清晰的认识和规划。

在这里,孙永安承担了大量的医疗工作,第一天上班,他就被请到西藏自治区武警医院参加会诊。

0

19岁的现役军人小杨,一周前突感双下肢麻木,逐渐发展到胸部,大小便失禁,甚至不能行走。

经诊断,小杨患的是急性横惯性脊髓炎,如果不经过恰当治疗,很可能会终身瘫痪。孙永安将小杨转到自治区人民医院,经过对症诊断与及时治疗,小杨很快恢复出院,能够控制大小便,可以独立行走,胸腰部的不适感也有了很大的缓解。

类似的情况还很多,年轻的脊髓炎军人、重症结核性脑膜炎患者、主动脉夹层患者、癫痫持续状态患者……他们都在孙永安的帮助下得到救治。这背后,是藏区百姓对“北京来的大专家”的信任和认可。孙永安也不辜负这种信任,努力把北京大学第一医院的一流水准带到西藏。

西藏自治区人民医院神经科包括主任在内,只有5名医生、23张床,病人却非常多。中青年医生基本上隔天需要上一个夜班,有的医生每周只休息一天,其余每天24小时都在医院。出门诊、查房、会诊、重大抢救……孙永安大部分时间都“泡”在医院,以便随时发现问题、及时解决问题。对新来的危重或复杂病因的患者,孙永安都要亲自仔细检查,制定诊疗计划。 

依靠着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和北京大学医学部这个大后方,孙永安利用得天独厚的条件,和不同科室的专家保持着密切的交流合作,共同探讨诊治疑难病例。在援藏医疗队这个大家庭里,大家合作起来也是十分顺畅,“我经常和心血管科、癌科的大夫联合查房、会诊,有什么事情一个电话大家就都跑去了,马上就能解决很多问题,甚至比在大医院的官方会诊效率还高。”

潜心研究阿尔茨海默病 45岁以后可进行健康记忆筛查 

“45岁左右有家族史、糖尿病的人群如果有条件可去记忆障碍门诊进行健康记忆的筛查。”针对如何早发现阿尔茨海默病,孙永安给出了建议,“因为很多老年痴呆的发病通常是65岁以后才慢慢达到高峰期,而筛查可以提前发现危险因素,做到早发现早治疗,对延缓患者病情有一定的好处。通常患者出现阿尔茨海默病症状时往往已是晚期,那时神经元已大量破坏,想改善十分不容易,那时再治疗就比较晚了。” 

0

近年来,以记忆减退为主要症状的阿尔茨海默病的发病率逐年攀升,已经成为严重威胁老年人生命健康和生活质量的主要疾病之一。

孙永安指出,阿尔茨海默病是一个慢性间歇性疾病,这几年,随着我国健康教育的普及,普通老百姓,或者病人及家属,对阿尔茨海默病的了解越来越多,如今很多的手段都可以对阿尔茨海默病进行早期识别,除了记忆门诊外,还有一些更先进的方法,包括一些影像学、血液、腰穿的检查,还有一些更高级的像派特CT的检查,对早期识别阿尔茨海默病都有帮助。

提到大众十分关心的阿尔茨海默病的遗传几率时,孙永安说,实际上阿尔兹海默病的确有遗传因素,现在遗传的概率大概占到所有患者的3%到5%左右(不同资料显示不同),所以从这个数字上来讲,阿尔茨海默病大部分还是散发性的,也就是3%到5%左右的患者才可能跟遗传相关,但是其他因素也会对阿尔茨海默病产生影响,除了年龄以外,像血糖、血压、血脂,包括人们的生活方式,像饮食、活动、智能训练,还有一些抑郁等各种疾病,对于阿尔茨海默病都有一定的影响。

孙永安所从事的脑血管病及记忆障碍的研究,在高原上有着很广的应用空间。经过几批援藏医疗队的努力,西藏自治区人民医院的口碑越来越好,北京专家的进驻让当地的百姓、整个援藏群体,甚至普通游客,都感受到了放心和踏实。“挺有成就感的,我们可以帮助很多人。”孙永安坦言,援藏经历是宝贵和难忘的经历。(部分文字资料:北京大学医学部、部分视频资料:央视大发彩神8官方版—大发彩神8下载ios)

1 1 1